谎言的另一面并非真诚

时间:2022-03-20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前不久某中介机构的一项调查称,八成职场人表示自己说过职场谎言。有趣的是,44.4%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赞成职场谎言,并且认为职场中有不得不说的白谎。 美国心理学家费尔德曼的

  前不久某中介机构的一项调查称,八成职场人表示自己说过职场谎言。有趣的是,44.4%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赞成职场谎言,并且认为职场中有不得不说的“白谎”。

  美国心理学家费尔德曼的另一项研究结果更令人崩溃,他做了一个试验,请所有被试者携带一个隐形摄像机,记录自己一天的谈话。分析结果是,平均每个人每10分钟的谈线个谎言。

  小郭和秀才最严重的一次感情危急,就是因为小郭撒谎了。她扣下无双临走前托她带给秀才的衣服,再想尽办法让秀才认为这件做工精良的衣服出自她郭芙蓉之手。

  白展堂长期心惊胆战,千方百计地隐瞒自己不光彩的过去。每当有人提起“盗圣”,他的固定路数就是装傻充愣,然后瞪着眼睛说瞎话。

  就连不爱撒谎的佟掌柜,也能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的“污点”:“8岁,我把我娘的玉镯子打了,然后嫁祸给我弟。”

  明明是睡过头儿了,可上班路上很自然地掏出手机给领导打个电话:实在是太堵了,晚到会儿,抱歉。懒得搭理的短信,可能第二天才想起来回复:不好意思,昨天手机落在公司了。到了截稿的死线,一边抱着电脑忙着收尾,一边应付上司的来电:刚发给你了啊,没收到吗?可能是邮箱有问题,要不再等等?实在是加班加烦了,就跟老板请假:我这几天牙疼,明天想去医院看看。

  难怪有人狠叨叨地宣布研究结论:人们在职场中聊天、打电话或者发邮件交流的内容里,有三分之一是不真实的。

  是不是觉得搞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爱说谎,为什么不能以诚相待?我们从小被教育说,撒谎是道德问题,是可耻的。难道在职场这个“大染缸”里,真的就没人能够幸免?

  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,越是竞争激烈的地方,越是制度严苛的环境,就越容易滋生谎言。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,撒谎之前我们会下意识地进行预判:在一个谎言和一个不当行为之间,哪个损失更小?如果说出真相,对方能不能接受?自己会不会为此付出代价?代价是什么?

  小郭撒谎,是因为她忌惮无双和秀才之前的感情。无双那件衣服做得太好了,而女红又恰恰是小郭的弱项,所以她最在意最敏感的,正在于此。所以这个时候,防范那两个人传情达意、旧情复燃这一问题的重要性,显然高过了诚实守信,“谁愿意自己的男朋友穿别人做的衣服啊。”

  至于老白,“盗圣”身份一旦被揭开,就意味着好容易过上的踏实日子就此结束。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,其破坏力远远大于日常的担惊受怕。因此,隐瞒和撒谎成了当前形势下的理性选择。直到后来拿到了免死金牌,“盗圣”的身份被宽容,他才不再为此纠结。

  还有小时候的佟湘玉,如果她知道打碎玉镯子非但不会挨打,还会因为敢于承认错误而得到奖赏,我相信她打死都不会把这个“机会”让给弟弟。

  对此,社会心理学家的解释更为透彻。他们认为,说谎与身份维护、自我呈现和印象管理有关。日常社会生活中展现的“自我”是经过改编和包装的,而人们通常会根据当下所处的环境来调整自己的表现和表达方式,塑造恰当的形象和身份,以此获得他人的情感支持、影响他人的偏好、赢得他人的赞同。这些目标对人们社会交往的顺利进行具有重要意义,因此说谎成为非常普遍的一种社会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面对身边的说谎者,我们不妨先放下情感层面的愤怒以及道德层面的指责,冷静下来想一想,他为什么会撒谎?如果实话实说,他面临的将是怎样的局面?换了是你,你又会作何选择?

  ——把他逼到谎言里的,是过高的期待、惨烈的竞争、严厉的惩罚、苛刻的制度,还是沉重的舆论压力?

  同样是请假,如果实话实说得不到批准,而装病这招却屡试不爽,你会怎样?同样是不想加班,如果直接拒绝会招来上司一顿臭骂,而他却拿听不见电话看不到短信的“人间蒸发”毫无办法,你会怎样?同样是失误,如果有人告诉你“这下惨了,等着挨罚吧”,而另一个人告诉你“没关系,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”,你会不会有不同的应对方式——前者让人下意识地想到掩盖和隐瞒,而后者却让人坦然面对。